台北名花春色无边5


时间:2021/5/11 11:18:38

台北名花(春色无边)

台北名花(5)

联考,是由她陪我到台北应试的,我们住在离考场较近的一家颇具规模的大

饭店。

当考完第二天最后一科时,我总算松了一口气,算一算,至少会考进我所填

的前十个志愿之内。

我们高兴地到西门町去逛了一个下午,并且又买了许多的东西,她尤其在委

托行里买了不少昂贵的舶来服饰。

那天晚上,我们仍不打算回去,照样住在饭店里,她装扮成一个成熟的、风

韵十足的高贵妇人出现在我眼前。

由于这两天为了准备考试,沒有仔细留意房间的布置,当现在这位体态婀娜

的高雅妇人给我带来震撼之后,我浏览了室内的景观,才发现它充满了罗曼蒂克

的气氮。这个房间,是这家饭店第一流大套房,它有两个完全分离的小套房,和

一个不小的客厅,客厅里摆了一架钢琴,及一大套高贵的深咖啡色皮沙发,沙发

上的坐埝和靠背是淡雅的粉红色,而且带点亮光的,和房间里的枕头一致,加上

高雅的装备,难怪它一个晚上得花上七千元!

前三个晚上(我们在考试的前两天就来了,为的是要适应环境,减少心理压

力),我们各自分房而睡,这天晚上,我正因逛街逛累了,洗完澡躺在客厅沙发

上看电视时。她从她房间里优雅地走向客厅。

她把头髮往上梳,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宽边帽,穿了一套暗红色的洋装──

宴会式的很柔软的样子,腋下夹着一个黑色的皮包。

鞋子也是黑色的高跟鞋──中间露出两只脚趾的那种样式,她在所有的指甲

上涂了与房内枕头颜色完全相同的淡粉红色的指甲油,并且发着亮光!她的樱唇

亦擦了同样的色调的唇膏。

她明知道我在看她,她却若无其事的自顾自走到钢琴前,放下皮包,开始弹

奏起来,当她奏完“天鹅湖”的时候,她脱下帽子,回首对我媚然一笑,透出无

盡的风情。然后她站起来,夹着皮包走向我躺着的沙发。

我坐起来,欣赏着她,她走到我面前,大概是故意的吧……她掉下了皮包,

我们同时要去捡拾它,我坐着身体稍微向前,她蹲下来,似有意地用她颇富弹性

的丰乳撞向我的膝盖,我抢先一步拾起皮包,她一句话也沒说,退后半步坐在我

面前的长形矮茶几上,两只手放在背后撑在茶几上,用媚眼看着我,并且用舌尖

舔舔嘴角,左脚搭上沙发,放在我双腿之间,她轻轻脱下洋装外套,里而还有一

件无袖背心式的上装,她扭动着双肩,让乳房在里面蠕动着。

因为她一只脚搭在沙发上,一只放在地上,因此,我可以顺着她修长的双腿

间看进去,她发觉我在看她那地方,双腿微徽张开,我看到她穿了一件和枕头套

质地非常接近且颜色相同的底裤……这些衣着都是她今天逛街时才买的,想不到

她今晚就全用上了,今夜,她变成了一个完全与我毫不相识的女人!

她开始挑逗我,用她仍穿着鞋子的足部一特別是露出鞋尖的两只脚趾在我底

下搅弄着。

由于我们面对面都是坐着,她的左脚在我双腿之间:我的左脚也在她的双腿

之间,我不愿她在我双腿之间的活动,将我左脚的拖鞋踢掉,也学她那样将脚探

向她迷人的花瓣,记得好几年前;我也曾用脚桃弄过她,可是今夜却倍觉份外的

柔软。

她也把鞋子脱了,用她那曲缐十分诱入的足裸,隔着我的浴泡,不停地抚着

我暴涨的阳具,它在内裤里抖涨着使我十分难受。

就像要上一号那样,我把它从内裤里面掏出来,抓住她的脚,从浴袍的下摆

伸进来。我们不说一句话也静静地抚开着对方,只互相用眼睛诉说心中的飢渴。

我觉得血液就快沸腾了,迅速地站起来,豪迈地脱掉浴袍及袍里的内裤。

她仍一无所动地坐在矮茶几上,就在我面前咫尺之近,凝神地欣赏我脱衣的

动作。

“你是要自己脱,还是我来帮你脱?”

“不急嘛!”她娇媚地说:“你先坐下来吧!”

我想她又有什么花样吧!只有依言坐下来,底下的家伙仍翘得老高。

换她站起来,用她那双充满荡意的眼睛,盯着我硬挺的阳具不放,一边以撩

人的姿态脱去她最后一件上衣及裙子,身上只剩下乳罩及三角裤。

我不禁伸手轻抚着她那双修长又圆匀的大腿,我以为她会继续下去,脱个一

丝不挂,可是她停住了,弯下腰搂住我就热吻起来,嘴里面舌头捲弄又捲弄了许

久,她还用她柔细的玉手轻握我的阳具套动着。

直吻到我快窒息了,她才转移阵地轻咬我的耳根,并且沿颈侧一路舔下来,

吻着我的胸膛,吸吮我的奶头,

“莹姐,啊,夫人……舒服极了……”我被弄得全身酸麻。

她一直舔下去,却避开了那硬涨的家伙,在睾丸底下舔弄一番又顺着大腿内

侧舔下去,舔到脚趾头又舔回来,她趴在地毯上舔着我脚背时,她把手扳到背后

打开乳罩的扣子,因此,当她又一路舔上来的时候,她高耸美丽乳房已呈现在我

眼底下了。

我享受着前所未有的快感,全身畅得不断颤抖。

“啊……夫人…我会…被你整……死……亲爱的……”

就在我全身勐颤的时候、她伸长了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来回拨绕了几圈,才无

限温柔的含进口中,这时,她正跪在我的双腿之中。

她深深地含进去,然后用她迷人的香唇紧夹着,并用舌头抵住阴茎下方把头

往上抬,等到露出龟头一半时,又深深地向下压,我的阳具便又重新整个沒入她

口里,这样一来一回地用嘴吸吮着,使我全身神经达到最高的亢奋境界!

当我快洩的时候,她退到龟头边缘,只含住整个龟头,快速地用舌头擦捲着

……我就像掉进一个深而无底的洞里,喷出一般强劲又温热的精液。

我盡情喷射的时候,她从喉间发出一声有高低音调,而且颤抖的“嗯……”

声来,像似无限满足地,她一滴也不浪费,全部吞进去……

我觉得应该到床上去休息一会儿,以便让尚未得到满足的她,完成心愿。

我们携手走向我那间套房,亲蜜地搂躺在一起。她仍依依不捨地握着我已软

垂的阳具,我感到她的唿吸尚未平缓下来,于是爱怜地玩弄着她,粉嫩又丰满的

双乳,她急于想让我重新硬立,便扭开我,以她浑圆的臀部朝着我脸孔,趴在我

身上含住我的软家伙,在嘴里使盡解数地,撅、舔、翻、辗。

她那件诱人的三角裤仍然未脱下来,而这条窄小的三期裤两侧各有一个蝴蝶

结,我双手同时一拉,它便掉下来了,哈!这件三角裤已经湿了一大片,阴毛上

还沾着不少的淫水,她己被慾火焚遍了全身,看她骚瘾难当的摸样,不禁爱怜起

来,凑上嘴舔起来,并费了好大的劲用舌头伸进去用力辗磨。

我们互相用嘴玩开着对方的下体,不到两分钟我的阳具又重新硬涨起来。

我正想将她摆正,将她压在我底下,以便我的进入时,她已迫不及特地,背

对着我,一手抓住我的阳具,一手撑在床上平衡身体,套坐下来。

“啊……可爱的……鸟儿……往上……冲吧……成,快,快……”她欲仙欲

死地叫着。

她缓慢地躺下来,小腿屈起,双腿大张,背靠在我胸膛上,这个姿势,我正

好双手环绕在她的双乳上,展开我捏揉的动作,我们并还侧歪着脸紧吻在一起。

我不住地往上挺动,挺进她迷人的花瓣深处。

待我探够她的乳房时,我左手捉住她的右乳,右手探向底下,用手指头绕着

我已深入的阴茎根部,去压揉着她的阴唇,最后,我的手指头,从她阴户上方也

轻轻的插进去,并且扣弄她的阴核……我的阴茎仍不断地挺动着。

我把她连灵魂深处的每条神经都弄活了,她已经无法和我亲吻了,口中不断

呢喃、呻吟着。

“克……成……嗯,好……极了,你,你真会……整人,搞得我……魂都快

……飞了,啊……”

她为了能更紧密地嵌合在一起,便跪坐着,双手撑在我的胸膛上,死劲地张

开大腿。

我一只手仍逗弄着她的阴蒂、另只手,因为摸不到乳房,而转向她的大腿,

在她大腿内侧游移不定地抚拭着。

“我,我……啊,爱你,爱……死你了……弄得……我舒服极了…亲,亲爱

的我……啊…嗯……”她在上面不断套坐着,虽然冷气早就开了,但是她还是香

汗淋漓。

她在意乱情迷之中,阵阵地丢了。

由于我刚才已洩了一次,所以尚硬挺着。

她快活得像昏迷一般地躺到我身上,我将她放平在床上,翻身上来,将她圆

润修长的两条美腿,抬高架在我的肩膀上,重新缓慢地插进去,然后渐渐加重地

往覆抽插不已。

不一会儿,她又春情荡漾地扭动起来。

“莹莹夫人,我的爱!我永恒的爱……”

“啊……进到……深处去吧!”她将腿自我身上放下来,紧勾住我屁股,用

力一缩,我整根阳具都被温暖滑润的阴道紧密地包围着。

我吻吮着她的小嘴,双手在她全身上下爱抚着。我们,终放在一种密合,且

充满爱意的激动中,同时达到高潮。

之后,我们甜蜜地相拥而眠。

凌晨三点多钟,我被一种低低的啜泣声吵醒了,我发觉莹姐正在床边掩脸而

泣。

“怎么啦?”我被她的举动哧坏了:“是不是我刚才冒犯了你呢?姐姐。”

她仍然一味地抽泣着,我望着她完美的裸体,却不知为了什么伤心而泣,真

的不知所措,不晓得应该再说些什么。

好久好久,她才停止哭泣,双手擦着哭红的眼睛说:“克成,我爱你,我太

爱你了!”

为了“爱我”竟然哭得不成人儿?我的心里感到疑惑不已,正想开口时,她

己先说了:

“我这一辈子无法再爱別人了,可是,对于我们的爱,我时常感到遗憾,因

为,因为……说得直截一点:因为你第一次和我上床时,我已经不是处女了!”

她用那种充满着真情,且包含了愧疚与深深哀怨的眼神看着我说:“这……对你

是很不公平的。”说完她哭了,哭得更让人心疼。

“好莹姐,我亲爱的!请你快別这么说了,我从来就沒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

上。起先,我是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的,渐渐长大之后,显然,我从一些书报杂

志上知道有关处女的一些事情,我也回想过我们的初次,可是我认为只要我们相

爱,那就够了,我始终沒有将它当作一回事。”我出自内心地说:“你知道吗?

我这辈也是除了你之外,是不娶別人的,钥你相信我们的爱!”我抓住她的肩膀

激动地说。

我又说了一大堆心里的话,包括对她的各种贊美(这些都是真心话),以及

好多好多的誓言,她总算平静下来,而她却又不放心似地,为了强调她的爱,以

及她的遗憾,而诉说了一段她的恨事……

**********************************************************************

在她大学毕业那年,有天下午,她打扮整洁地去应征某家公司的秘书……虽

然她父亲拥有许多庞大的事业结构,但是,她不想依赖父亲的权势,她想考验这

个几年来受教育的结果是否为社会大家所接纳,另外一方面她不想成为温室中的

花朵,因此,她毅然决然地走山家庭,去接受考验。

在冗长的笔试,口试之后,天已经黑了,她的实力是一流的,在她的心里认

为录取的可能性十分地强烈。

她正想着大概可以回家等待消息的时候,一位接待员,发表了口试(復试)

时十二名之中入围的三名优秀者,吓然她名列绍一,现在只消再经过决选官的口

试,便知道录取与否。

她已经确定要等待最后的试验通知,至少不会是今天的事情,所以她检查了

一下仪容,打算回家去好好休息。

出乎意料之外地,刚才那位接待员却说:

“非常抱歉,除了入选者之外的其他九位,今天就到此为止。非常抱歉!入

选的三位也非常抱歉,因为还要耽误各位一些时间。”

最后的口试由第三名开始,最后才轮到她。

沒想到这最后裁决者一一也就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竟然就是她父亲的多年

好友,理所当然的她就很顺利的被录取了,更何况她应试的成绩又是那么优秀!

她就这样毫无困难地成了那家公司的董事长秘书。

由于她有着很浓重的责任感,所以她的工作表现很受董事长的激赏和信任,

而她也因为一方面受到老板的器重,一方面老板是她父亲的好友,所以她更格外

地卖力工作,并且时常随着董事长去应酬,并且替他记下应酬所谈到的有关商业

上的重点,然而再加以整理、归纳、甚至还作了分析判断。

她不眠不休地工作着,白天除了安排及提醒董事长的约会及重要议事之外,

晚上还随着他到处去应酬,渐渐地外面开始有了一些传言,比如说她是董事长的

地下夫人啦、董事长的情妇啦、董事长的姨太太啦……等等,连想都想不到的事

情!甚至有人还绘声绘影地说她的床第功夫是如何如何的好、所以董事长用她来

“招待”重要的客人及外藉贵宾以争取生意!

那些好事者大半都因为见了她皎美的容貌,高挑且均匀凹凸分明的性感身材

而妄下定论,那些人根本不晓得如此一位动人的女神,竟然还是一个处女。

而这些流言也或多或少传进她的耳朵里,一开始她感到十分地震惊与忿怒,

继而一想,反正她行得正立得直,只要心安理得有天这些谣言自会不攻而破的,

而事态却趋向于严重,最后竟然……

这天,她和董事长在一家大饭店陪一位犹太籍的重要客户谈完了生意,因为

时间还早,所以在回家路上,董事长提议一起去喝杯咖啡或者找个清静的地方坐

坐,调剂调剂紧张的情绪,她欣然地答应了。

他吩咐司机将车开往一家清静的咖啡厅门前,就打发司机先回家休息。

他们坐定之后,谈了一些生活上的细微末节及许多无关紧要且不用多费脑筋

的轻松话题,愉快的谈话结束之后,她上化妆室整理了下仪容,她返回坐位之后

发觉面前多了一杯热牛奶。

董事长告诉她,晚上睡觉前喝杯牛奶,可以帮助她得到一个舒适且安宁的睡

眠,完全是一付长辈对待晚辈的样矛,充份流露出一份温声的亲情,她怀着感激

的心情将它饮得一滴不剩。

走出咖啡店门口,她拦了一部计程车就想直奔家中,董事长却不放心地告诉

她:“这么晚了,自己一个人回去总是不太方便!”而坚持要送她到家门口。

一上车,董事长就藉故她的头髮被风吹乱了,而摸着她的髮根及耳朵,她被

他知此一摸,觉得有些异样的感觉。

她觉得那样的抚摸是一种快乐的经验,而他的手渐渐地从她的髮间、耳际摸

向颈部、肩膀、她竟感到有种说不说的美感,而任由他的恣意轻抚,当他的手隔

着衣服摸向她高耸的双乳顶峰时,她全身感到一种莫名的喜悦,甚至她的私处连

锁地产生一种自出生以来所未有的舒服却又难当的搔瘾感,她恨不得他的手摸向

她那隐密的地方!

终于他的手自她的长裙底下伸进去摸弄起来了。她根本忘了车子开向什么地

方,尤有甚者,她希望车了永远沒有终点,她愿意让他继续摸抚着。渐渐地,这

样的抚摸只有增加她的难受了,她的人身都热了起来而且骚痒不已,尤其她底下

的东西,在深处里就像有虫在爬一样,她难过得伸手进去,想把那些似虫乱窜的

东西掏出来,她逐渐隐入不可自拔的地步……

原来,临走的那杯热牛奶里被董事长动了手脚加了一些催情剂,刚喝下不会

马上发作,而处心积虑的董事长算准了时间,从头髮耳际等性感地方,开始了他

阴险的计划,让她以为完全是因为他轻抚而导致她的性需感!

这是何等的高明且精密的设计啊!

她不知道是怎么与他走入饭店房间……她的处女资格是如此被剥夺的!

事后,董事长惊惧地向她道歉,因为他从未想到,如此风韵十足的女秘书,

会是一个原封不动的黄花大阀女!

以往,盡管外面风风雨雨的谣传,毕竟那些流言并不现实,好事者想找出証

据已经等待了好久,可是每次都乘兴的跟踪,败兴而返。

然而,这一次却被某位大众传播的女记者摄下了数张証据照片。

照片内容是这样的:她偎在董事长怀里,半走半被扶持地,并且脸上泛满了

浓厚的春情荡意正准备走进某饭店大门,门边的数字钟正确地映出零晨一点的字

样!最糟糕的是:第二天她的办公桌抽屉里就出现了几张前一晚的照片,有一张

甚至是车门刚打开时她的手正按在董事长的裤裆之间。

她本来装做若无其事的来上班,却被抽屉里的这些她连做梦都做不出动作的

照片吓得差点昏死过去,她连忙藉口身体不好舒服回家倒在床上大哭特哭……沒

想到她竟和她父亲的好友、而且是顶头上司的中年人,做出不可告入的事!

经过一整天漫长的哭泣及懊悔之后,隔天她打算到公司辞职,却一整天等不

到董事长的来到,她只得怏怏地回家去,

当她走到她家附近时,却发现大门敞开,且站了许多的佣人,待她走近大门

时,却被一阵漫骂、耻笑,及轻薄的举动赶了出来。

原来,那位想趁机敲诈大捞一笔的女记者,在她的抽屉里弄进那些照片之后

为了想让她确确实实见到这组照片,而在她家大门底下也塞进了一份同样的“资

料”,好让她一进门就见到它!却想不到,这组照片被一位菲律宾请来的傻女佣

当成是重要文件,送到她父亲的书房上。就这样地阴错阳差,她的父亲在毫不经

意之中见到这组“盡在不言中”的照片之后而大发雷霆,将她赶出家门!

虽然,后来那位董事长及女记者都受到万劫不復的惩罚,却再也无法弥补她

心灵上的缺憾!(那位董事长被她父亲利用了庞大的势力、财力,封锁了他一切

的商业行为,终至宣告倒闭!而那位女记者也在一场车祸中撞得粉身碎骨)

上一篇:强奸女校花 下一篇:可悲的女教师性奴